? 案例报告:对刻意模仿、持续商标侵权的行为,在法定赔偿额度内,选择较高层级区间确定赔偿数额 - 案例报告 - 365滚球到100万_365的滚球盘_滚球比分365,上知,社区,商标查询,沙龙,版权登记 365滚球到100万_365的滚球盘_滚球比分365
欢迎来到365滚球到100万_365的滚球盘_滚球比分365

案例报告

返回

案例报告:对刻意模仿、持续商标侵权的行为,在法定赔偿额度内,选择较高层级区间确定赔偿数额

日期:2019-06-14  来源: 点击量:

【判决要点】

知识产权损害赔偿数额的确定既要以知识产权的市场价值为指引,力求准确反映被侵害知识产权的市场价值,又要充分顾及市场环境下侵权主体及侵权行为的各类对应因素,在全方位、多层次地评估分析权利信息(包括权利主体、权利客体考量因素)和侵权信息(包括侵权主体、侵权行为考量因素)的基础上,对上述两个方面的层级进行综合评判、相互修正,最终通过规范行使自由裁量权,合理确定赔偿额度。法定赔偿数额的确定取决于对权利主体、权利客体因素及侵权主体、侵权行为因素的综合考量。因此,可以在法定赔偿额度内,选择在较高的层级区间确定赔偿数额,给权利人提供充分的司法救济。

?

【案例来源】

杭州铁路运输法院(2018)浙8601民初1188号

?

【当事人】

原告:金红叶纸业集团有限公司

被告:杭州富阳某公司

被告:陈某

?

【案情简介】

金红叶公司系专业生产生活用纸的知名大型企业,其生产的“清风”品牌系列生活用纸在全国生活用纸市场拥有较高的占有率及美誉度。2010年至2019年,金红叶公司所属的“清风”商标被认定为江苏省着名商标。2011年至2019年,“清风”系列生活用纸获江苏省名牌产品证书。杭州富阳某公司作为与金红叶公司同行业的经营者,应当知道“清风”牌生活用纸的知名度,其在生产、销售的纸品上使用相同的“清凤”商标及与金红叶公司相应产品高度近似甚至相同的包装、装潢,已构成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行为,应赔偿原告金红叶公司经济损失。且杭州富阳某公司连续从事生产销售侵权产品的行为,情节严重、主观恶性强。陈某作为杭州富阳某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与总经理,兼任财务负责人、公司联络员,侵权主观恶意明显,是生产、销售侵权产品的组织者,实际参与组织生产、对外洽谈客户、以自己账户接受货款等,杭州富阳某公司自成立起开始生产销售侵权产品,金红叶公司主张二被告构成共同侵权,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

【判决观察】

一、被诉商标侵权行为是否成立

法院认为,被告杭州富阳某公司生产、销售的纸品分别使用各款“清凤”标识,呈现“清凤”二字,但“凤”的横划并不闭合,属于略加短而尖的连笔拐角写法,与原告金红叶公司涉案“清风”商标进行比对,二者在笔划、字形、字体、读音、排列方式上均相似,可见上述被诉侵权产品中“凤”的写法更接近于“风”,二者整体视觉效果无明显差别,构成近似,在客观上容易使相关公众产生混淆与误认,以致误以为被诉侵权产品是金红叶公司商品或者与金红叶公司具有特定的联系,陈某在多次行政处罚的调查笔录中对这种误认误购行为的存在亦予以确认。由于金红叶公司的产品与被诉侵权产品系相同类别的产品,“清风”商标具有极高的知名度,一般消费者施以一般的注意力极易将二者混淆。

二、被诉不正当竞争行为是否成立

(一)新旧《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适用问题

法院对于杭州富阳某公司于2012年、2015年、2017年实施的被诉侵权行为适用1993年12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当竞争法》(以下简称1993年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进行评判,对杭州富阳某公司在2018年起实施的侵权行为适用2018年1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当竞争法》(以下简称2017年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进行评判。1993年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二项规定,经营者不得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的名称、包装、装潢,或者使用与知名商品近似的名称、包装、装潢,造成和他人的知名商品相混淆,使购买者误认为是该知名商品。2017年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六条第一项规定,经营者不得擅自使用与他人有一定影响的商品名称、包装、装潢等相同或者近似的标识。审查知名商品特有包装、装潢应具备两个条件,一是涉案商品属于知名商品,二是该商品所使用的包装、装潢具有识别商品来源的特有性。

(二)金红叶公司涉案商品是否属“知名商品”和“有一定影响的商品”

人民法院认定知名商品,应当考虑该商品的销售时间、销售区域、销售额和销售对象,进行任何宣传的持续时间、程度和地域范围,作为知名商品受保护的情况等因素,进行综合判断。原告应当对其商品的市场知名度负举证责任。”

原告金红叶公司自成立以来,长期从事面巾纸、餐巾纸、卫生纸等生活用纸的生产与销售,自2009年12月起,金红叶公司享有专用权的第1315469号“清风”商标连续三次获评江苏省着名商标。2016年12月,金红叶公司的第6342127号“清风”商标获评江苏省着名商标,有效期3年。自2010年12月起,“清风”牌生活用纸连续三次获评江苏名牌产品。“清风”牌纸品在我国国内已具有较高的市场知名度,能够为相关公众所知悉,可以认定为“知名商品”,并具有一定影响。

(三)金红叶公司涉案商品的包装、装潢是否为其特有

在商品包装装潢的特有性和显着性上,原告金红叶公司就“清风”牌“原木纯品”包装膜、金装“原木纯品”包装袋、“绿茶茉香”抽取式面纸包装膜及“马蹄莲”包装纸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外观设计专利,并均取得外观设计专利,在本案侵权行为发生时,均在有效期限内。金红叶公司主张上述外观专利证书可以证明相应商品包装的专有性与特征。至于金红叶公司主张其他涉案产品受保护的包装、装潢,其虽未申请外观设计专利,但相关产品包装、装潢亦是由“清风”注册商标及一系列图案、色彩、特定字体的文字等要素排列组合而成,形成了显着的整体形象,具有独特性与显着性。涉案产品包装装潢已经持续使用较长时间,已被相关公众所熟悉,足以使得相关公众将上述包装、装潢的整体形象与金红叶公司“清风”生活用纸产品联系起来,具有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因此,涉案“清风”牌“原木纯品”、金装“原木纯品”、“绿茶茉香”、“花韵”、超柔“双色”、“蓝色”面巾纸及“马蹄莲”卷纸商品的包装、装潢,均具有显着性,是原告金红叶公司商品特有的包装、装潢。

(四)被诉侵权产品与金红叶公司涉案“清风”商品包装、装潢的比对情况(略)

三、被告陈某是否应构成共同侵权并承担连带责任

本案属于典型的公司股东将公司作为侵权工具,既通过控制公司经营获取不正当利益,又试图利用公司法人人格独立制度规避承担侵权责任的情形,因股东对于公司法人的侵权有着特殊的原因力,有必要对其行为进行单独评价。为加大对侵权源头的打击力度,实现对于知识产权的严格保护,亦应当对该类股东侵权主体课以连带责任,以起到规范公司经营秩序的导向作用。

?综上,二被告主观上具有实施被诉侵权行为的共同故意,客观上具有通力合作的行为协作性,结果上具有导致损害后果发生的同一性,其各自行为已经结合构成了一个具有内在联系的共同侵权行为,且二者的财务混同,二被告应就损害赔偿承担连带责任。二被告抗辩称陈某不应承担连带责任,依据不足,法院不予采纳。

四、二被告应承担何种民事责任

关于惩罚性赔偿。本案中,杭州富阳某公司先后四次因实施侵权行为被予以行政处罚,侵权时间跨度长达七年,且侵权产品所涉种类众多,二被告具有侵权主观故意、情节严重;另一方面,惩罚性赔偿系在权利人的损失、侵权人的获利以及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基础上确定一倍以上三倍以下赔偿数额,而本案中金红叶公司未举证证明上述计算依据,故不符合上述条件。综上,本案无法适用惩罚性赔偿标准,但在确定赔偿数额时,应对二被告侵权行为的严重情节予以充分考虑。

关于赔偿数额。鉴于金红叶公司未举证证明其因侵权行为产生的实际损失或被告杭州富阳某公司、陈某因侵权行为所获得的利益,故法院综合考虑涉案商标的知名度、“清风”产品的知名度、杭州富阳某公司的经营规模、侵权行为的性质、主观过错程度、金红叶公司为制止侵权所支出的合理费用等因素确定赔偿数额。(本案采用法定赔偿方式)

法院认为,知识产权损害赔偿数额的确定既要以知识产权的市场价值为指引,力求准确反映被侵害知识产权的市场价值,又要充分顾及市场环境下侵权主体及侵权行为的各类对应因素,在全方位、多层次地评估分析权利信息(包括权利主体、权利客体考量因素)和侵权信息(包括侵权主体、侵权行为考量因素)的基础上,对上述两个方面的层级进行综合评判、相互修正,最终通过规范行使自由裁量权,合理确定赔偿额度。本案中,涉案“清风”商标及“清风”生活用纸产品,在行业内具有较高知名度,有一定的市场影响力,而损害赔偿数额的确定要以商标的市场价值为指引,故涉案权利主体和权利客体的考量因素属于较高的层级。前已所述,二被告在长达七年时间里持续侵权,并先后四次因实施侵权行为被予以行政处罚,且侵权产品所涉种类众多,故二被告具有侵权的主观故意,侵权情节严重。综合对上述侵权主体及侵权行为考量因素的分析,法院认定涉案侵权信息亦属于较高的层级。法定赔偿数额的确定取决于对权利主体、权利客体因素及侵权主体、侵权行为因素的综合考量。因此,可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三条所确定的法定赔偿额度内,选择在较高的层级区间确定赔偿数额,以给权利人提供充分的司法救济。据此,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秉持严格保护的司法政策,综合考量上述因素,依法规范行使法律赋予的自由裁量权,并在确定赔偿数额时体现一定的惩罚性,确定二被告共同赔偿原告金红叶公司经济损失及制止侵权所支出的合理费用共计1000000元,全额支持金红叶公司的赔偿请求,彰显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充分保障权利人合法权益的价值导向。

需要指出的是,在市场经济环境下,一方面鼓励自由、公平、正当的市场竞争,维护正常的市场经营秩序,鼓励同行业者之间自主创新,形成各具特色的商业标志;另一方面,商标法及反不正当竞争法严格禁止违反公平竞争和诚实信用原则,恶意仿冒他人商标和包装、装潢的“搭便车、傍名牌”行为。本案中,杭州富阳某公司作为与金红叶公司的同行业竞争者,其知道也应当知道金红叶公司“清风”注册商标及特有包装、装潢等商业标志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和较强的显着性,理应对其予以尊重并避让,避免相关消费者误认混淆。然因杭州富阳某公司非但未进行合理避让,反而数次刻意模仿、持续侵权,彰显其“搭便车、傍名牌”的主观故意。如果放任该种行为存在,无异于鼓励同行业竞争者违背诚实信用原则和商业道德,罔顾他人知识产权权利,并最终将严重损害权利人的合法权益以及相关消费者的利益。对此,不仅需要进一步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给权利人予以充分保障;而且还应当对恶意侵权人进行严厉惩罚,让这种刻意模仿、屡次侵权行为人付出足够的侵权代价,剥掉其所有的非法侵权获利。唯有此,方能震慑侵权行为人不敢也不愿再次实施这种恶意且严重的侵权行为;同时对社会公众亦产生威慑作用,以阻止其他人恶意实施侵害知识产权行为,尽可能地减少侵权行为发生;从而引导社会公众提高知识产权意识,尊重他人知识产权,积极进行自主创新,最终形成合法、有序、诚信、公平的市场竞争秩序。

?

声明:

1、本报告基于研究价值和参考意义而选择编辑了部分案例,但这并不代表本报告赞同法院的观点及其判决结果;

2、本报告在对判决书或新闻资讯进行选摘编辑时,有可能存在错讹或误解,欢迎与我们联系;

3、本报告将定期在《中国知识产权案例报告》中选登,请联系上知所订阅案例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