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案例报告:广播电视播放许可使用合同纠纷的判定 - 案例报告 - 365滚球到100万_365的滚球盘_滚球比分365,上知,社区,商标查询,沙龙,版权登记 365滚球到100万_365的滚球盘_滚球比分365
欢迎来到365滚球到100万_365的滚球盘_滚球比分365

案例报告

返回

案例报告:广播电视播放许可使用合同纠纷的判定

日期:2019-05-24  来源: 点击量:

【判决要点】
格式条款若未存在双方权利义务和客观利益严重失衡的情况,为违反公平原不应当属无效条款。“全国卫视同时段平均收视排名”指的应是电视剧播出期间整个时间段而非电视剧播放的每天收视排名更为合理。 ???
【案情简介】
2014年10月18日,星境公司与浙江广电集团签订《许可合同》,约定涉案电视剧共48集,该节目的播映权许可费用按每集60万元计,全片共计2880万元。双方约定浙江广电可因播映所需对节目做适当剪辑,且不同收视排名最终对应不同等级的许可费(补充条款第4条)。
星境公司认为,补充条款第4条严重违反了该通知规定,应属无效条款,且《许可合同》和补充条款均为浙江广电集团提供的格式条款,显失公平,应属无效。而涉案电视剧收视率低是因为浙江广电集团的剪辑以及插播广告所致,此不能作为浙江广电集团支付涉案电视剧播放权许可费的依据。
?
上诉人(原审原告):上海星境影视文化有限公司
上诉人(原审被告):浙江广播电视集团
?
案件来源: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浙01民初707号民事判决 ?????????????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浙民终666号
?
?
【主要争点】
???全国卫视同时段平均收视排名”指的是电视剧播出期间整个时间段而非电视剧播放的每天收视排名
【判决观察】
一审法院认为,星境公司与浙江广电集团签订的涉案《许可合同》具有法律效力,双方应依约履行。根据《许可合同》第十条专项补充条款约定,双方同意按央视—索福瑞媒介研究CSM50城市组数据作为最终结算该剧节目费用的标准,根据该剧全国卫视同时段平均收视排名的情况确定该节目的播映权许可费用。本案中,星境公司并未提交有效证据证明涉案电视剧全国卫视同时段平均收视排名的情况,该院综合考虑涉案电视剧播出的事实等因素,根据涉案电视剧播出期间每日收视率排名情况酌定播映权许可费用。根据涉案电视剧自2015年5月5日至5月25日期间收视率的排名显示,2015年5月8日播出涉案电视剧2集,排名第3位;2015年5月15日播出涉案电视剧2集,排名第4位;2015年5月16日播出涉案电视剧1集,排名第4位。根据《许可合同》第十条专项补充条款关于播映权许可费用支付标准的约定,浙江广电集团应向星境公司支付涉案电视剧播映权许可费用共计210万元。
关于星境公司要求浙江广电集团支付磁带费、复录费、邮寄费33600元的诉讼请求,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该院予以支持。浙江广电集团虽辩称仅收到《聊斋新编之叶生、绿衣女》、《聊斋新编之连锁、恒娘》、《聊斋新编之乾坤、陆判》共计6个单元的母带,《聊斋新编之夜叉国、花姑子》2个单元的母带没有收到,但并未提交证据加以证明,不予采信。
最终一审法院判决浙江广电集团支付支付星境公司播映权许可费用210万元以及磁带费、复录费、邮寄费33600元。
?
二审法院认为,二审的争议焦点在于:浙江广电集团应向星境公司支付的播映权许可费,以及磁带费、复录费、邮寄费的确定问题。
关于浙江广电集团应向星境公司支付的播映权许可费问题。本院认为,星境公司、浙江广电集团签订的《许可合同》,经双方当事人签字盖章,协议内容未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应认定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具有法律效力,双方应依约履行。虽然《许可合同》第三条约定了涉案电视剧的许可费每集60万元,全片共计2880万元,但双方当事人均认可就涉案款项的支付上又约定了补充条款,双方均签字确认。第十条专项补充条款第4条明确约定,以该剧考核收视的形式最终结算该剧节目费用。双方同意按央视-索福瑞媒介研究CSM50城市组数据作为考核数据,其中约定该剧全国卫视同时段平均收视排名达到全国第五位及以下,该节目的播映权许可费用浙江广电集团按0元计。此外,还约定了该剧收视率全国同时段平均收视排名达到全国第一、二、三、四名时的不同计价标准。
星境公司主张第十条专项补充条款第4条属于格式条款,且显失公平,亦违反了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属无效条款,涉案播映权许可费应按照《许可合同》第三条支付。对此,本院认为,第一,上述补充条款系双方自愿签订,体现双方真实意思表示,星境公司虽主张该条款系格式条款,但未提交证据予以证明,该主张不能成立。第二,合同的显失公平是指合同一方当事人利用自身优势,或者利用对方没有经验等情形,在与对方签订合同中设定明显对自己一方有利的条款,致使双方基于合同的权利义务和客观利益严重失衡,明显违反公平原则。从专项补充条款第4条的约定来看,虽然涉案电视剧的收视排名在全国排名第五以下浙江广电集团无需支付播映权许可费,但该条款也约定了若涉案电视剧的收视排名在全国排名第一则浙江广电集团需支付超出原本合同约定价格的100万/集许可费,星境公司也未提交其他证据证明在签订该条款时涉案电视剧即不存在达到全国前五收视排名的可能,故该条款未存在双方权利义务和客观利益严重失衡的情况,星境公司就此提出的上诉理由亦不能成立。
第三,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等五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支持电视剧繁荣发展若干规定的通知》非法律和行政法规,且该通知出台时间在涉案《许可合同》签订时间之后,涉案《许可合同》不适用该通知规定。故浙江广电集团应向星境公司支付的播映权许可费应依据《许可合同》的第十条专项补充条款予以计算,即按央视—索福瑞媒介研究CSM50城市组数据的“全国卫视同时段平均收视排名”付费。浙江广电集团和星境公司均提交了央视—索福瑞媒介研究CSM50城市组数据,其中浙江广电集团提交的CSM收视调查数据报告中明确载明“全国卫视同时段平均收视率”与第十条专项补充条款中约定的付费标准一致。星境公司提交的CSM收视调查数据报告中仅显示“全国卫视同时段”,非“全国卫视同时段平均收视率”,具体指向的应为涉案电视剧播出期间每天的收视排名。结合本院二审对索福瑞公司的调查情况以及合同约定的付费方式来看,“全国卫视同时段平均收视排名”指的是电视剧播出期间整个时间段而非电视剧播放的每天收视排名更为合理,也符合交易习惯。且星境公司提交报告的尾部也有涉案电视剧播出整体时段(2015年5月5日-2015年5月25日)的收视排名,数据与浙江广电集团提交的报告中的数据一致。故本案应当依照浙江广电集团提交的CSM收视调查数据报告来计算播映权许可费。该报告显示涉案电视剧的全国卫视同时段平均收视排名为第6名,根据涉案《许可合同》第十条专项补充条款的约定,浙江广电集团支付星境公司的播映权许可费为0元。浙江广电集团就此提出的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浙江广电集团应向星境公司支付的磁带费、复录费、邮寄费问题。浙江广电集团主张星境公司仅交付了涉案电视剧的36集母带,未交付其余12集母带,其不应承担相应的费用。对此,本院认为,《许可合同》明确约定了星境公司不提交母带的违约责任。其中第四条母带的提供中第1条约定,星境公司逾期提供标准播出带的,每天按许可费总价5%的违约金赔偿给浙江广电集团;第3条约定,如浙江广电集团发行星境公司提供的节目母带存在数量缺失或质量缺陷,星境公司应在接到浙江广电集团书面通知后10日内补足或重新提供符合标准要求的节目母带,费用由星境公司承担,星境公司应承担相关违约责任。第六条违约及合同解除约定,星境公司不按时提供符合约定的母带超过15日的,浙江广电集团有权解除合同并要求星境公司按合同约定总金额的30%支付违约金。从《许可合同》履行至今,浙江广电集团从未就其未收到12集电视剧母带向星境公司主张过相关权利,故其现主张未收到12集电视剧母带不能成立,一审判决其支付星境公司涉案电视剧磁带费、复录费、邮寄费33600元并无不当。
综上,浙江广电集团的上诉理由及请求部分成立,本院予以支持。星境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原判认定事实清楚,但因浙江广电集团在二审中提交了新的证据,导致出现新的事实,故对原判的法律适用和实体处理均应作出相应调整。二审法院判决如下:
一、维持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浙01民初707号民事判决第二项,即浙江广电集团于本判决送达之日起十日内支付星境公司磁带费、复录费、邮寄费33600元;
二、撤销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浙01民初707号民事判决第一项、第三项;
三、驳回上海星境影视文化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
?

声明:

1、本报告基于研究价值和参考意义而选择编辑了部分案例,但这并不代表本报告赞同法院的观点及其判决结果;

2、本报告在对判决书或新闻资讯进行选摘编辑时,有可能存在错讹或误解,欢迎与我们联系;

3、本报告将定期在《中国知识产权案例报告》中选登,请联系上知所订阅案例资讯。